优衣库真相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11-26   加入收藏夹

又是一时兴起,写一个和大家分享分享,本来想插图片的,但视频大家都看过了,我就不多说了,下面两个版本的剧情。
PS:我觉得这个视频确实是精彩的自拍,品质挺不错,也不是那种固定起脸都卡看不到的自拍,请问各位大大,有没有和这个一样精彩的自拍或者偷拍啊,推荐推荐呗,谢了。
***************
第一种可能:
靠窗的位置上,阳光透过一面晶莹剔透的玻璃,射进淡雅的咖啡厅里。
淡金色的温度懒洋洋的照在一头微卷的粟色长发上,正好抵消了屋内过剩的冷气。桌上那杯加了冰的拿铁杯壁凝出滴滴水珠,两根纤长的手指正夹着杯中的吸管,无聊的搅动着冰块。
「嗡~」
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,余艺拢了拢俏脸上的发丝,幽幽的吸了一口咖啡,不满的情绪明显的刻在了皱起的柳眉间,一双大眼睛充满了失望:「哼,这到底算什么意思,说好今天陪我买衣服的,居然又跑去打球。」
她嘟囔着,下意识抹磨动银牙把吸管咬扁,不料嘴巴离开咖啡杯时尴尬的拉起一缕银丝,像是才做过什么羞羞的事。她保持着这个姿势,连忙抓向包包的位置,因为腰身的扭动,短小的白色T恤被提高了不少,纤细光滑的小蛮腰都露了出来。
「小艺。」伴随着一个有些熟悉的男音,一张纸巾先于余艺拿包的手递了过来。
余艺抬头眯了男子一下,发现他正瞄着自己雪白的小腹,于是也不接他的纸巾,而是赌气似的直接用手腕擦了嘴角,然后把头转向另一边。
男子轻笑了一声,自觉的坐到了余艺身边,也不觉得尴尬的又帮她擦了擦尖巧的下巴:「小艺,真是巧哦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。」
「我不认识你。」余艺往里面挪了挪,皱起玉雕般的琼鼻,依旧没有回头。
「哎呀,还在生我的气呢?」男子一点也不生疏,抬手便搭上了余艺柔弱的肩膀,靠过去说道:「都过去几个月了,你原谅我吧,我们至少还可以做个朋友吧。」
余艺微微动了一下肩,也没甩开那只手,她转过来又喝了一口咖啡,才回应道:「我也不是小心眼,早就不生气了,但是分手那天我就说过了,以后我不认识你。」
从余艺并不抗拒的语气中,男子听出了门道,他爽朗的一笑:「那好那好,我们现在重新认识吧,我叫侯天旭。美女,初次见面,交个朋友要赏脸的吧。」
侯天旭伸出手去,余艺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,迟疑了一下下,还是把手递了过去。
「哇唔,美女你的手还是那么嫩啊。」侯天旭摸着余艺的手,却直勾勾的盯着她可爱的眼睛。
余艺忍不住笑了,抗议道:「什么叫还是,我们第一次见面好吗。」
侯天旭这时换上一个嬉皮笑脸的表情:「哦哦,对对对,我第一次摸到皮肤这么好的小手。」
被夸得美滋滋的,余艺抿了抿嘴,看着前男友还是这么个德行,被现任男友放鸽子的郁闷一下子打消了不少,她娇嗔起来。
「起开,谁要给你摸了。」
侯天旭拉着余艺柔若无骨的嫩手扣在掌心,见她嘴上说着不,却并没有将手收回去,于是更进一步的挪了挪身子,几乎和余艺贴坐到一起。
他放肆的闻了闻余艺的头发,一边蠢蠢欲动,一边在她耳边说道:「小艺,你是不是心里还有我啊,这里可是我们以前开房之前常来的地方。」
余艺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,丝丝红晕透了出来。
「胡说,才不关你的事呢,我只是…在等我男朋友。」
「哦?他什么时候来呢?」
「他来不了了,」余艺没好气的说,「本来说好要去买衣服的,结果又跑去打球。」
侯天旭听到这句,更加放肆起来,表面上却还淡定得很:「真是的,这么漂亮的女朋友,居然还敢放鸽子,你看我以前给你拎包提鞋什么的,是不是什么怨言也没有啊。」
余艺想起以前和侯天旭在一起的日子,脸上的红晕又添了几分。
侯天旭轻轻环住余艺,手臂已经和她腰上露出来的雪腻肌肤贴在一起,曾经舔舐过的细腻让他回味无穷,他试探的开着玩笑:「要不报復报復他,给他带带绿帽子吧?」
余艺也没挣扎,只是转过来笑着捶了侯天旭一下:「混蛋,你说什么呢,我可不是那种女孩,啊。」
侯天旭突然手上用力一收,几乎将余艺完全揽进怀里,他径直的封住余艺的小嘴,将她压到玻璃上,完全没有躲闪的余地。他的舌头轻车熟路的探进余艺只抹了淡彩的红唇里,勾引着那条细滑的小香舌,不到十秒的追逐与闪躲之后,两条久违的舌头就再一次纠缠在一起。
「嗯…嗯嗯!」
余艺睁大了眼睛,双腿蹬了几下,侯天旭却扳住她的翘臀,让两人死死贴合。
强势的深吻让余艺感受到前男友的热情,直到感觉到怀里的娇躯若柔软了许多,侯天旭才放开余艺,咬着她的嘴唇,将她的舌头吸了出来。
两人又是一阵激烈的吮吸,直到余艺再没有一点儿反抗,侯天旭才环住她的脖子,轻薄的蹭着她的脸颊,在她耳边吹气:「小艺,其实我一直在想你,我发现我爱的还是你啊,我和现在的女友做爱时,满脑子都还是你淫荡的样子,把她当做你我才能干得她嗷嗷叫呢。」
余艺的小嘴还长着,俏脸含春,侯天旭亲昵的表白弄得余艺有些意动。
侯天旭用力在她的臀瓣上一抓,余艺嘤咛了一声,无力的挣扎开来,迷茫的摇了摇头,却不说话。
「你忘了我的大傢伙了吗,你最喜欢了。」
侯天旭继续蛊惑着动摇的前女友,怎样可以攻克余艺,他清楚得不得了,别说现在,就算是以后余艺嫁了人,只要他想,他就有信心乖乖的让这个骚货爬到他的床上让他回味。
「别说了,我…我们回去不了…」余艺努力的淡笑了一下,心中纷乱无比。
「不需要回去的,我只想是再体验一下以前的感觉,难道你不怀念吗?」侯天旭把手放到了余艺的大腿上,黑色紧身裤将她的腿型塑得修长纤细。
有力的手指直往余艺的大腿内侧摸索,软肉一寸寸的开始瘙痒,她羞涩的合上大腿,往后坐了坐,其实此刻已经不想退开了。她确实有些拒绝不了,但是又难以答应,只得先转移话题。
「别…先陪我去买衣服吧。」
侯天旭停下了所有动作,略有深意的看了余艺一眼,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起身主动把账结了。
「去你最喜欢的优衣库?」
「嗯,可以。」余艺的活泼的站了起来,把自己的白色挎包拎起。
侯天旭牵过余艺的手,往咖啡厅的门口走去,还不忘调侃道:「嘿,还记得以前我们在那里的试衣间玩过两次刺激的事情吗?」
「…」
余艺「呸」了一声,低着头被牵走了。
来到优衣库,余艺率先走了进去,扫视着自己喜欢的款式,心里却是小鹿乱撞。
她径直走向某一个区域,查看着一件件新款,选了几件之后,她脸上露出淡淡的期待,拿着一件粉色吊带,比划着问侯天旭:「好看吗?」
「好看好看,你穿什么都好看,」侯天旭连连点着头,接着又凑过去小声说道:「不过最好看的就是不穿。」
「切,贫嘴!」
余艺咬着嘴唇瞥了侯天旭一眼,又要去拿另一件,这时侯天旭贴了上去,在余艺的翘臀上重重的摸了几把,甚至隔着紧身裤按住了她的阴唇揉动。
「喂喂,你找死啊,这里有监控!」余艺双腿一软,狠狠的推了侯天旭一把。
侯天旭厚着脸皮依旧摸索着余艺的双腿之间,安慰道:「我看过了,这里是死角,监控照不到下半身,我就摸摸而已,嘿嘿。」
「唔…你还是那么色。」余艺无奈的叫了一声,被按住的阴蒂产生了难以抵御的快感,迅速撩动起她的情欲。
「啊,小艺身材真棒,我都忍不住了。」
「嘻嘻,」余艺被弄得有些痒,她扭着腰掐了侯天旭一下,嗔道:「讨厌!」
两人旖旎了一会儿,余艺的情欲几乎达到顶点,随着侯天旭的手伸进内裤,一下下的抠挖着阴道週边,她的身体有些控制不住,于是连忙推开侯天旭,红着脸跑了开去,心不在焉的上了二楼。
侯天旭笑着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淫水,慢慢跟了上去。
几分钟后,余艺随意挑了两件衣服,一口气扎进试衣间里,却只是把衣服丢到一边。
她站在落地镜前面,脸色微红的看着自己修长苗条的身材和媚气十足的脸蛋,唿吸越来越急促,幽深花径里一种空虚让她想要被操的冲动越来越浓。
「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分手…」余艺摸了摸自己的胸部,脑子里止不住的回忆起侯天旭粗大的肉棒。她知道自己已经十分渴望做爱了,这已经被大肉棒开发过的身体,这几个月以来,好像都没有被彻底被满足过。
「好像上次也是在这一件试衣室,一模一样的情景。」
余艺念叨了一番,隔着裤子摸到了自己阴蒂,一股电流彻底点燃她体内的火焰,她想要被插,想要被男人拥抱揉捏,她也忍不住那股冲动,对着帘子外的侯天旭喊道:「喂,快进来帮我拿一下衣服。」
侯天旭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,连忙进到里面去。
前男友进来以后,余艺小心脏一抽,立马感到小腹处一团火焰撩起,灼烧她饥渴的子宫,阴道都蠕动起来。她唿着粗气,似乎回到了以前和侯天旭没羞没躁的日子。
修长白皙的手指颤抖着摸向了侯天旭的胯间,那里是一支曾经让自己尖叫不断的巨物。
「小骚货,我就知道你还是想着我的大鸡巴。」侯天旭抚着余艺长及腰肢的波浪头发,沿着妖娆的背嵴曲线摸到发梢以后,又从她的T恤下摆将手伸了进去,沿着平坦细腻的小腹推捏到纤细的腰肢和那瘦瘦的肋骨。
余艺已经被摸得双眼迷离,她隔着侯天旭的裤子套弄着那条记忆中的大肉棒。
「既然要试衣服,那就把上衣脱了呗。」
侯天旭把声音压得极低,动手将余艺的T恤掀了起来,余艺也顺从的举起双手,让前男友给自己宽衣解带。又一次见到了被自己调教得敏感无比的肉体,侯天旭顺手将余艺的胸罩也解了下来,捏向那一对小巧却坚挺的奶子。
「好久没碰过这具身体了,真是怀念啊,嘿嘿,小奶子还是没变大哟,看来你男友不行啊,还是要我帮你揉。」
「嗯…用力揉…揉艺儿的奶子…」
余艺情欲爆发,情不自禁的说起了以前经常和侯天旭说的情话,顾不得羞耻的挺起胸脯让前男友尽情抓捏。同时趁这时候解开了侯天旭的腰带,拨开内裤,从里面掏出那只魂牵梦绕的大肉棒,双手抓住套弄了起来。
「你还是那么骚,不亏是我的女人。」侯天旭赞赏道,一边奖励似的搓捏着两立勃起的乳头。
余艺听着下流的话,好像很受用一般,扭动着雪白的腰肢,两条匀称的大腿相互摩擦。
「唔…好爽…还不都是因为你。」
「哈哈,但是你肯定只在我一个人面前骚,快,小艺,让我看看你嘴巴的技术退步没。」
侯天旭得意的按住余艺的肩膀,让她蹲了下去,余艺乖乖的跪在地上,翘着被紧身裤绷得圆润无比的美臀,含住那只大肉棒吮吸了起来。
「咻咻……」
细微的吮吸声刺激着二人的感官,帘子外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在音乐中格外模煳。
没有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掀开帘子,发现一对已经分手的男女竟然在这里偷偷做着淫靡无比的事情。
余艺吸了了一会儿,吐出侯天旭的肉棒,转而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大龟头上打着转,她抬头看着前男友,讨好似的含住龟头,将它全部添了一遍之后,又用舌尖扫动在龟头下冠里,像是贤慧的妻子想要帮丈夫完全舔干净。
「唔,舌头还是那么灵活。」